唐羲

囚笼 【一】

     第一次写同人文,文笔笨拙,请各位不要嫌弃。如果文中出现各位比较熟悉的片段,大概是作为一名读者的习惯【记住某些梗或者精彩的片段收藏之类的】,对比还请各位见谅!

* 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

* 如果有人喜欢看的话应该会继续写下去

*作为一个理科生,文笔存在问题,请各位大佬不要客气的提出来,毕竟文笔的成长离不开读者的建议

最后,祝各位阅读愉快

――――――――――

     欧利蒂斯庄园的天气一如往常的让人难以捉摸。

     暴雨毫无预警肆意倾泻在充满腥味的泥土上,冲刷着人们脆弱不堪的躯体,引诱出内心深处的罪恶。 阴沉的天空连绵不绝,乌云遮蔽住世间所有的光明,形成一片灰暗的雨幕。

     上帝怜悯世人,为人类搭建起精心准备的舞台。上帝毫无悲悯之心,冷眼旁观着一幕幕发生在舞台上触目惊心的闹剧,如同被命运所捉弄的提线木偶,一举一动都必须接受神的审判。

     奈布·萨贝达快速的穿梭在军工厂的废墟之中,躲避着隐身的监管者。他必须为同伴争取足够破解所有密码机的时间,从而来赢得这场游戏。

     “滴滴滴……”破解密码机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身后的监管者在迅速的逼近着,现在转头往回跑已经来不及了。

     前方废墟的断壁旁放着一块木板,只要拉下那块木板就可以为破解密码的同伴
争取到逃跑的时间。

     减缓速度来尽量拖延多的时间时间,即使被砍一刀也没关系,即使被复发的旧伤牵扯到全身的痛觉也没关系。只要同伴们可以平安的离开,可以逃离监管者的视线就没问题了。

     “快!离开这里!唔……”冲到木板前的手搭在其上的一刹那,木板猛地落下,狠狠地砸在头部。

     强烈的眩晕感,从额上留下的鲜血污浊了翠色的眼瞳。木板后的克利切·皮尔森略带歉意的看着一脸震惊的奈布·萨贝达。

     “抱歉,奈布先生。毕竟这样才可以保证游戏的胜利,不是吗?我想你是可以理解的我的所作所为的。”

     克利切转身离开了木板旁,向着远方的断壁处跑去。不带丝毫的留恋。

     奈布.萨贝达愣愣的站在原地,望着远去的同伴久久无法回神。身后的监管者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令人发笑的一幕。

     惑人的花香伴着血色的花瓣缠绕在佣兵的周围,监管者轻笑着耳语,“可爱的小先生,你被你在乎的同伴无情的抛弃了呢~这种感觉如何?”

     佣兵仰起头,冰冷的雨水冲刷在他的脸上,洗去了血污,“……没关系的,他们只是做了他们认为的对的事,我是不会怪他们抛下我的。”

     隐身的开膛手皱了皱眉,这个倔强却柔弱的佣兵总是会让他没来由的心烦意乱,明明脆弱的不堪一击,却总是第一个跑来挑衅自己,为那根本不值得保护的他所谓的“同伴”争取离开的时间,简直就是愚蠢的无可救药。

     “来吧,继续我们的追逐。”佣兵拉了拉兜帽遮住翠瞳,语气轻松的边说边向木板的那一段翻去。

     烦躁的挥刀,刀锋落在布满旧伤的脆弱肌肤,血液喷涌而出。

     旧伤牵动着全身的痛觉神经,流逝到所剩无几的体力已经不足以再支撑疲惫的身体再次站起。

     “真是愚蠢的选择。”开膛手甩了甩染血的指刀,迈步走到佣兵面前。

     佣兵疲惫的闭了闭眼,嘴角扯起一丝笑意,“无所谓,你就要输了。”

     锋利的指刀挑起消瘦的下巴,轻笑出声,“那可不一定。”

     沉重的眼皮缓缓的闭上,破败的身躯已无力再去挣扎,远处的绞刑架泛着阴森的冷光。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