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羲

囚笼 【二】

     鼻炎患者表示跑完一千五后跟废了一样,感冒加鼻炎真的是伤不起啊……我发誓再也不这么作死了!

     今天高三启动仪式,时间过得真快啊。还有一年我也要上战场了,看看成绩还是挺怂的。

     小可爱的评论我会尽量及时回复的,文我也会继续写下去,但是更新时间我不能保证,毕竟平时学习还是很紧张的。

     最后,祝各位阅读愉快~

――――――――――

     在那黑暗的童年时代,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就像一个新生在世间的孤魂,居无定所,只为了生计化为嗜血的野兽。

     退休之后生活变得空虚,为了寻找刺激来到了欧利蒂斯庄园,重复着一场又一场的生死逃亡,人性的冷漠与战场上如出一辙。被战场后遗症困扰着的身体,无法快速的破解密码机,疗伤的速度也要比常人慢的多,这样的自己不被任何人需要。那么……自己还算坚实的身体便成了最后能够倚仗的本钱,自然而然的便担任起了保护同伴,引开监管者的任务。

     即使失手被捉,还可以在绞刑架上坚持比常人长的时间。

     没关系的,这样的结果……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当意识渐渐回笼,身上的疼痛早已经麻木。睁开翠色的瞳子,入目的是黑色的床帐。

     “这宛如炼狱一般的颜色……还真是意外的让人舒心呢~”奈布·萨贝达撑着胳膊从柔软的天鹅绒被中缓缓坐起。

     环顾四周,这里并不是奈布在求生者公寓分配的住所,转而盯着身上包扎的堪称完美的伤口微微皱了皱眉――从来没有人会顾及他的伤势如何,不论多么严重的伤从来都是等他自己清醒过来处理包扎的。而且他也不想麻烦谁,也不想被谁嫌弃,更不想成为队伍里的累赘。

     翻身下床准备查看一下四周的情况,脚踝处却传来冰冷的触感。

     坚实的脚环将细嫩的脚踝扣住,泛着寒光的铁链系在床尾的支柱上。烦躁的扯动着锁链,妄想徒手将其拆开,结果却不尽人意。

     挣动锁链的声音引起了房间主人的注意,推门而入时映入眼帘的是那倔强的佣兵因为近乎疯狂的拆卸锁链而震开伤口显得煞白的脸。

     皱着眉走近房间,佣兵身体略显僵硬的看着依然戴着面具的监管者,躬身戒备起来。

     看着仿佛刺猬一样竖起刺的佣兵,唇角微弯,“看起来你恢复的不错,已经这么有精神了。我还真是多虑了呢~”

     奈布·萨贝达愤愤的扔下手里的锁链,仰头看着站在床边的监管者,“你把我囚禁在这里,是想怎样?”

     监管者面具后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手指捏住佣兵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小先生,这样的说法对于一个绅士来说可是一种侮辱哦~而且……没礼貌的孩子是会受到惩罚的。”

     奈布一巴掌拍掉捏着自己下巴的手,嘲讽道:“绅士?作为雾都开膛手的杀人魔杰克你有什么资格和立场认为自己是个绅士呢?”

     “呵呵~我没看错,你果然很有趣。”卸去爪刀的手指磨砂着奈布的脸颊,“很少有人会挑起我如此强烈的兴趣。奈布·萨贝达,你是属于我的了。”

     佣兵翠绿的瞳子里透着倔强而狠利的光芒,没有人可以囚禁一头凶猛的向往自由的狼,“杰克,你永远别想让我成为你的附属品,永远别想。”

     “那么……我们拭目以待。”

     “……”

     冰冷的液体通过静脉缓缓的注射入体内,沉重的眼皮阻隔了本就不算明朗的光线,视线定格在叼着白色绷带飞入房间的乌鸦身上。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