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羲

囚笼【三】

     天哪――高三的假期真可怕,不仅学校要加课,补习班也好多……有点后悔选了理科,现在变卦还来得及吗?

     时隔这么长时间才来更一次文,我真的很对不起各位看文的小可爱,我在这里郑重道歉:恳请各位原谅我这个文渣吧

     更文我会尽力的,毕竟这种文我实在没法在学校写,被班主任知道我就真的是断腿了。嘴炮技能满点的班主任,我实在伤不起。

     而且有句话说出来你们千万不要打我。因为最近没脑洞,实在更不出来了。我正在等着某个小鬼来找我,让我再体验一把鬼上身的感觉。毕竟写文/作画就是一个鬼上身的过程嘛~

     最后祝各位小可爱阅读愉快~

     啊……脑壳疼……

――――――――――

  漆黑的夜分割了神性和兽性,人性在灰色地带徘徊不定,不知道最终将会走向哪个极端,亦或是站在原地,自始自终保持本心……

  奈布·萨贝达,你是条硬汉。

  黑色的软绳镶嵌在关节之间,细嫩的皮肤被迫描绘出道道红痕,在常年包裹在衣物下的白皙皮肤上绽放出瑰丽的花朵。带着哽咽的挣扎声环绕在耳边,勾起人内心深处的施虐欲。

  “你这个恶趣味的……变态绅士。”平日里锐利的瞳孔被无法满足的欲望烧灼,蒙上了一层雾气,融化了翠绿的苍劲松林,一潭深不见底的春水似是要溢出。

  杰克轻抿着唇看着被迫向自己敞开身体,展示所有的人,“小先生,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清晨初开的带着露珠的娇艳玫瑰,让我忍不住想要把你采摘,然后……据为己有。”手中的皮质手拍富有技巧的击打在胸口娇嫩的花苞上,“虽然摘下来观赏固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我更愿意像这样欣赏。毕竟摘下来的花蕊终归枯萎,扎根于泥土的花蕊会一直绽放下去,直到死神嫉妒他的美貌,终结他的生命。”

  “唔嗯……你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带着奇怪嗜好的变态啊。”红润的唇被洁白的齿咬到发白疼痛,齿痕处却又充斥着血液,仿佛盛开的纯洁的白玫瑰被罪恶而肮脏的鲜血玷污。

  “……甜心,虽然你愿意向我展示你真正的想法我很高兴。但是你这样评判一个优秀的绅士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哦~就算我的心可以宽容你的无理,但我的绅士准则可不允许我这么轻易地原谅你。所以……轻微的惩罚对于你来说还是有必要的。”坐在椅子上的绅士站起身,话语随着远去的脚步声变得越来越模糊。

  狠狠地咬了一口舌尖,让自己保持着半清醒的状态。杰克并没有对他使用任何的药物,他却像是一头发情的野兽一样控制不住自己内心深处罪恶的欲望。

  “为什么?”到底是自己过惯了禁欲的生活,被那家伙的恶趣味挑起了欲望,还是这房间里飘散着的甜腻的过分的熏香的味道让自己沦陷了?

  “甜心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颈部传来冰凉凉的感觉,轻纱扫过身体的触感让人的心里发痒。

  归来的绅士将手中拿着的颈环贴合着猎物的颈部佩戴合适,手指抚摸过装饰在前端的透亮的祖母绿,“这美丽的宝石就宛如你有神的瞳孔,让我忍不住的想要陷进去,彻底沉沦。”

  杰克后退几步,欣赏着他诱人而可口的猎物,“啊~差一点忘了,还有一个小礼物要给你哦~”沾着酒精的棉花球抵在耳垂的那一刻,无可避免的激起一丝轻微的颤抖,火热的欲望却烧的更旺。

  “啊……混蛋,你做了什么?”短促的疼痛仿佛恶魔的吻略过耳畔,来不及咽下的哽咽冲出喉咙。

  左耳代表着治愈和救赎的正十字架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与杰克右耳代表地狱和魔鬼的倒十字架交相辉映,仿佛在相互救赎,相互安抚。

  “甜心,你将会是属于我的天使,永远的,属于我的天使。”

  “啊……这个恶魔为什么会把一个满手是血的佣兵当做救赎呢?”奈布感受着喷洒在肩头的冰凉鼻息,如是想着。

评论(2)

热度(13)